新闻网
主編推薦
當前位置: 首 页 >> 主編推薦 >> 正文
那年,青春有擔當
发布时间:2020-05-04 11:27:04 作者:楊冰郁 來源:馬克思主義學院 已浏覽:

近代中國面臨著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先進的中國人一直在尋求民族國家的出路。舊民主主義革命曆經了從器物到制度的變革。然而,經濟、政治制度上的探索,均以失敗告終。屢敗屢戰,至五四時期更爲年輕的一代中國人登上曆史舞台,他們將在前人的基礎上,把對民族國家出路的探索推向更深層次。

1919年5月,巴黎和會,中國外交失敗,國勢的危急、民族的苦難,激起了國人無比的憤怒,郁積已久的亡國之憂、愛國之情,頓時化作山呼海嘯般的學生運動,怒濤卷霜雪,青年知識分子和學生成爲旗手和先鋒。可以說,五四是老大中國的一次少年張狂,是衰敗文明的一次青春救贖。在君臣父子、宗法人倫的桎梏下,青年在中國曆史上一度沒有太多存在感,在漫長的曆史進程中幾乎聽不到他們的聲音,可在1919年,到底是什麽喚醒了他們熱血,使得他們這般充滿激情地指點江山?

曆史的呼喚:新青年及其角色期待

從政治上來看,近現代以來,民族危機加深,幾次改良與革命均失敗。嚴峻的社會現實呼喚著新力量,國人對創造合理的新社會充滿期待。從經濟上來看,一戰期間,中國民族資本主義進一步發展,年青的民族資産階級力量壯大,登上政治舞台。從文化上來看,“辛亥革命”,仁人志士才以舍得一身剮的勇氣把皇帝拉下馬,西方啓蒙思想進一步傳播,民主共和的觀念深入人心。可遺憾的是,辛亥革命播下的是龍種,收獲的卻是跳蚤,軍閥混戰,國家四分五裂,革命黨人亡命天涯,複辟醜劇一幕幕上演,“精英在覺醒,民衆在沈睡”。

新青年被看作灰暗中國社會裏一束明亮的光輝。陳獨秀、李大钊就像當年的梁啓超那樣,對青年寄予深切厚望:他們禮贊青春,期望青年承擔起拯救中國的使命,也擔當起文化革新的重任。陳獨秀在《敬告青年》中說:“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動,如利刃之新發于硎,人生最可寶貴之時期也。青年之于社會,猶新鮮活潑細胞之在人身。……予所欲涕泣陳詞者,惟屬望于新鮮活潑之青年,有以自覺而奮鬥耳。”並爲青年訂立了六項思想行爲標准。李大钊在《青春》一文中希望青年“凡以沖決曆史之桎梏,滌蕩曆史之積穢,新造民族之生命,挽回民族之青春者,固莫不惟其青年是望矣。”不僅如此,李大钊更對充滿生機與活力的青春國家滿懷憧憬。

另一方面,隨著晚清以來新式學堂的興起,青年學生群體不斷發展壯大。據周策縱統計,到了五四運動時期,約有1000萬人受過某種新式教育。隨著教育的發展,知識人群的比例迅速提高,這些人不再是傳統社會的“沈默的順民”,而是有著新思想的新公民,他們逐漸取代傳統士紳成爲社會輿論主力。其中,有許多後來成就大事業者,當時都非常年青:陳獨秀40歲,魯迅38歲,李大钊30歲,胡適28歲,毛澤東26歲,周恩來21歲。這群年青人登上曆史舞台,以挽救中國的危亡,振興中華爲自己的崇高使命。1918年4月成立的新民學會,宗旨就是“改造中國與世界”;這年6月成立的少年中國學會,目的也是創造一個“少年中國”。毛澤東在《民衆的大聯合》深情呼喚一個光華燦爛的中華民族。

春潮湧動:五四新文化運動的思想解放

20世紀之初的中國有兩大問題,一是社會制度的腐敗,一是科學技術的落後。這兩大問題互爲因果,制約著中國社會的進步與發展。陳獨秀、李大钊認爲,德先生和賽先生可以“救治中國政治上、道德上、學術上、思想上一切的黑暗”,因此,他們願意以“斷頭流血”的精神爲之奮鬥。

新文化運動的起步首先源于對辛亥革命遺留問題的反思。被稱爲“青年界之明星”的陳獨秀說:“我們中國多數國民口裏雖然是不反對共和,腦子裏實在裝滿了帝制時代的舊思想。”因此要求重估一切傳統價值,清除文化上的蒙昧主義。當時的《新青年》雜志,以雷霆萬鈞之勢對封建舊思想、舊文化、舊禮教發起了猛烈的批判,其尖銳徹底的程度、所向無前的氣勢,遠遠超過辛亥革命時期,它帶來的思想解放,爲人們接受新思想作了重要准備。新文化運動以光芒四射的批判精神與奔騰不已的創造活力,一掃老大帝國幾千年的沈悶氣氛,開創了一個朝氣蓬勃的局面。

在民族危機的時代,救亡始終是個性解放等啓蒙思想的動力和主題,這也是中國啓蒙不同于歐洲啓蒙運動的特性之所在。有意思的是,就連看起來“小資”的文學青年在他們的作品中也常滿懷家國情懷。徐志摩在他的散文中寫到:“善用其所學,以利導我國家。”冰心深情地說“一個人只要熱愛自己的祖國,有一顆愛國之心,就什麽事情都能解決。什麽苦楚,什麽冤屈都受得了。”

新文化運動中的思想啓蒙使得青年沖破了三綱五常的文化羅網,他們不甘做黑暗的附庸、過奴隸的生活,在面對生死存亡的困境、倒退複辟的政治勢力和複古思想時,以自由的信仰、自主的性格、叛逆的豪情,勇于進取、敢于犧牲的精神,去追求理想,充分喚醒了中華民族沈睡已久的精神氣質。可以說,五四運動造就了一代新人。

走向民間:傳播馬克思主義

接下來,在一場急風暴雨的沖刷中,他們從過去甯靜孤寂的小天地裏驚醒過來,他們去街頭演說,散發傳單,接觸社會,發現更加廣闊的天地,並且開始看到自身存在的弱點,進而提出要把“小我”融于“大我”之中,奉獻給社會。

他們作爲知識分子與下層群體之間的橋梁,在五四之後,脫下學生裝,穿上粗布衣,到工人中去,辦學校、辦工會。將啓蒙從大城市擴展到了邊遠的山鄉,正是在與民衆的接觸中,他們看到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力量源泉之所在。

經過五四的洗禮,一部分先進分子轉向更深層次的探索,南陳北李,相約建黨,青年毛澤東成爲馬克思主義者,比他年輕5歲的周恩來也在積極學習和宣傳馬克思主義。最終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開始成爲中國先進思想界的主流。正是在這個意義上,五四成爲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開端。

從此,青年就像煽動翅膀的蝴蝶,在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征途上奮力前行,“青年興則國家興,青年強則國家強”。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將在一代代青年的接力奮鬥中變成現實。

詩雲:青春多美麗,時序若飛馳。前程未可量,奮發而爲之。奮鬥吧,青年!心懷星辰大海,腳踩廣闊大地,你所站立之地,就是你的中國;去思索,如何從真實的自我出發,關照世界,如何以自己的行動,將點點星光,投射到這個世界的角角落落。易蔔生說:“社會猶如一條船,每個人都要有掌舵的准備。”時代的進步就如大浪淘沙,能夠勇立潮頭的人是經受了考驗的人。新時代青年之責任,爲國爲民,胸懷天下,諸君,請把個人命運融入國家命運、以個人夢想推動國家夢想,爲民族複興的偉大事業奮發有爲,活出青春的光彩!

相關文章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視頻新聞
更多+
  • 2018年05月25日第104...
  • 2018年05月11日第104...
  • 2018年04月27日第104...
  • 2018年03月30日第104...
  • 2018年01月05日第1038期
  • 2017年12月22日第1036期
  • 2017年11月24日第1032期
  • 2017年11月10日第1030期
  • 2017年10月13日第102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