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三航英才
當前位置: 首 页 >> 三航英才 >> 正文
趙霞:我不願被稱“女強人”
发布时间:2014-04-02 09:58:35 作者:王麗 來源:宣傳部 已浏覽:

西工大新聞網4月2日電 (記者 王麗這個春天的西工大之行,趙霞說的最多的一句話是“感謝母校”。

3月20日下午,2014屆碩士畢業典禮暨學位授予儀式正在舉行。在數千名年輕學弟學妹豔羨的注視下,中航工業集團601所副所長、殲-15常務副總設計師趙霞代表傑出校友發言。

趙霞結合自己的人生經曆,與學弟學妹們分享了三大人生感悟:一要珍惜現在,志存高遠;二要腳踏實地,勤奮敬業;三要持之以恒,不斷學習。她還深深地感謝母校西工大,祝福母校傳承曆史、繼往開來、再創輝煌。

曾經的四年西工大學習經曆讓“三實一新”的校風,深深镌刻在了趙霞的骨子裏。她說,如果自己今天還算有一些成就,那麽這些成就的取得是當年西工大的老師們言傳身教的結果。

“在西工大我學到了知識,還學到了踏踏實實、掌握知識的本領,以及做人的原則和做人的基本要素。”

“西工大教給我踏實、務實、奉獻的精神,任勞任怨、不計名利,耐得住誘惑的品格”。

從一位普通的大學畢業生,到一位著名的航空飛行器設計師,梳理30多年的人生曆程,趙霞的勤奮、踏實、果敢,畢現無遺。

踏實學習立足601所

1982年夏天,即將從西北工業大學航空學院5系空氣動力專業畢業的趙霞,面臨著一個重大的人生抉擇:畢業分配去四川成都,還是去東北沈陽。

“那時候我什麽都不懂,只想著沈陽離家近一些,我是北方人,在沈陽容易適應一些,就選沈陽吧。”2014年3月20日上午,回想起32年前關系自己一生的抉擇,老家山東青島的趙霞說的輕描淡寫,她沒想到自己會在沈陽601所揮灑下人生最絢爛的華彩。

沈陽601所是新中國第一個飛機設計研究所,被外界譽爲“中國殲擊機設計研究的基地”和“航空英才的搖籃”。

然而,剛剛走出大學校園的趙霞還多少有些懵懂。飛機怎麽設計?氣動力特性是什麽?試驗模擬准則有哪些?僅靠大學所學的知識,她還無法適應工作需要。

所裏的師傅們告訴趙霞:“在601所,那些設計報告、工程筆記本最值錢!”

師傅是趙霞對所裏老專家們的尊稱。她說,自己從一名大學生到一名專業飛機設計人員的成功轉身,乃至今天所取得的成就,和當年師傅們給自己打下的堅實基礎密不可分。

剛走出校門的趙霞非常珍惜師傅們的經驗之談。帶著在西工大四年學習所形成的踏實作風,她一頭紮進報告堆裏,日複一日,年複一年,把所裏積攢的10多個大卷櫃裏的報告和資料統統查看了一遍。從學生到設計員,此時的趙霞才算真正畢業。

風洞是氣動布局設計的試驗現場。對于科研人員來說,風洞試驗是非常辛苦的任務。在風洞中,冬天要忍受濕冷,夏天要耐得住炎熱,還必須忍受即使戴著耳機仍是震耳欲聾的實驗環境。爲了能參與風洞試驗,獨立承擔實驗項目,趙霞說自己努力了十年時間,才有師傅願意帶著她走進試驗場地。

“師傅願意帶著你去‘受罪’,說明他覺得你還能幫上忙。”趙霞用愉快的微笑回憶那段“受罪”的日子。在風洞試驗中,趙霞總是抓緊一切時間認真查對數據、繪制曲線。“整天就在方格紙上點曲線,當時不知道爲什麽要幹這些。過了很多年以後,才知道爲什麽要這麽點,縱坐標、橫坐標都是什麽意思,線條粗細又分別是什麽意思,拐彎代表什麽”。

就這樣,從基礎的設計員開始,一步一步到專業組長、室主任、部長、副總師和總師,趙霞說自己的成長“從來沒有落下一步”。即使在這個過程中,有過多次改行、從技術崗到行政崗的轉崗等機會,她都一一婉拒,踏踏實實的在601所紮下了根。

沈醉工作拔尖航空技術領域

上個世紀80年代初,剛剛經曆十年文革浩劫的國防科工系統,終于迎來了新型號任務。老同志們沈寂十多年的熱情被重新點燃,他們很多人已屆不惑之齡,卻異常珍惜這得來不易的工作機會,完全不計生活環境的艱難,廢寢忘食、夜以繼日的搞科研。

這種高漲的熱情和飽滿的激情深深打動了年輕的趙霞。這些動人的畫面,她看在眼裏,刻在心上。

飛機設計是一項系統工程,技術人員不僅要具備廣泛的專業知識,更要具備綜合性的知識結構;不但要具有總體把握飛機設計的能力,還要對飛機各系統及相互關系全面了解,最終制定出合理的優化設計方案。爲了拓寬專業面,盡快提高專業水平,沈醉在工作之中的趙霞邊工作邊埋頭學習。

“很多人說飛機設計是很枯燥的工作,但我很喜歡它。”在趙霞看來,如果把工作當作興趣,積極主動地幹,就會享受到工作的樂趣;反之,就會被工作所累。

對工作如癡如醉的熱愛,也讓趙霞在一衆年輕人中很快脫穎而出。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601所恢複了高級工程師職稱評定,青年高工的評定也被提上議事日程。第一批青年高工名單揭曉時,趙霞多少有些意外,因爲她是第一批評上的七人中唯一一個獲得滿票的人。

“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趙霞說,“很多人都覺得女性搞科研很不容易,而要把家庭和工作都搞好就更不容易了,所以大家很照顧我,有機會也都想著我”。她說,正是這種關愛讓自己的堅持更加無怨無悔。

2000年春天,趙霞成爲副總設計師,這是601所建所40年來的第一位女副總設計師。之後,她牽頭的某重點型號全面展開,這是一個技術風險大、研制周期短而有特殊使命的項目。由于過度勞累,趙霞病倒了。但面對等著她處理的50份技術報告、400多份成品協議書……趙霞在醫院一天都沒呆。她拖著帶病的身體,在車上吃盒飯,下班後去醫院打點滴、做牽引,晚上8時前趕到加班現場處理問題、審簽文件。同事打趣她“典型的‘拼命三娘’”。

榮譽與鮮花接踵而至。她先後六次榮立航空部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榮獲部科技進步一等獎、二等獎和光華科技基金三等獎,2001年被評爲全國國防科技工業系統勞動模範,2005年被評爲全國勞動模範,2011年被評爲“全國三八紅旗手標兵”。

30多年來,趙霞就這麽堅守在戰鬥機研制和預研課題研究第一線,一步一步走到了現在。

“我就是個普通的職業婦女,工作是我的興趣,做家務是我的愛好。別人都說我是‘拼命三娘’,我可不想被人家叫‘女強人’。”54歲的趙霞聲音爽朗,話語之間透著股利落勁兒。利落是她的鮮明標志,一如她的短發和一身得體的職業裝。

趙霞直言,自己不喜歡被人稱作“女強人”。她覺得自己從來沒有因爲對工作的癡愛,而疏忽對家庭的照顧。

說起爲何能在工作、家庭兩個方面獲得“雙贏”的秘訣,趙霞爽朗一笑道:“平衡的難度太大,我就把家庭方面的標准放低,人家天天擦地,咱一個周擦一次總行吧。”

趙霞說,自己更願意被別人看作一個很能幹的家庭主婦。“在閑暇之余,我願意做家務,尤其是做飯,我蒸的大饅頭、包子是一絕。”趙霞說這話時透著滿滿的成就感,就像說她的飛機。

成就傑出感謝母校啓蒙引路

在以男性爲主的航空技術領域,趙霞在30多年的曆練中脫穎而出,成爲中國航空飛行器總體氣動布局設計專業第一位也是至今爲止唯一一位女副總設計師。

傑出的成就並沒有讓這位堅韌的女性飄飄然。從西工大浸染的“航空報國”理念,長期國防科研建設第一線耳聞目睹的嚴峻形勢,都讓她時刻牢記使命在肩的責任。

每一次外場試驗,每一次親臨邊防要塞,趙霞的內心就會激蕩起作爲西工大人的榮譽感和責任感。當她看到外場實驗零下30度的情況下,年輕的解放軍戰士光著手維護飛機,整個手凍裂得沒法看,她的內心就會一遍又一遍跟自己說:“小戰士大寫了責任感,我們實驗員只有全心全意搞科研,不讓任何一個小疏忽從眼底溜走,才能對得起‘責任’二字”。

得知西工大正在邁步建設“世界一流大學”,趙霞很是欣慰。她說,和其他相關院校的學生相比,西工大的學生一直都具有基礎紮實、作風樸實的特點,也很具有敬業精神。面對激烈的就業形勢,她建議學校在“寬口徑”的同時,也要重視“厚基礎”,並根據行業發展,適時調整學科布局。

“某些學科,學校老師可能講基礎的東西很深,但業界人士對前沿知識更了解一些。”趙霞建議,學校可以多邀請其他院校或科研院所的專家學者定期授課,“換一種思路,讓學生在踏入社會之前多了解一些內容”。

1978年,趙霞考入西北工業大學,成爲楊偉、唐長紅的同班同學。這也就是如今蜚聲業界的“殲20運20殲15三位總師出自西北工業大學同一個班級”的由來。

“我們是特殊年代的特殊現象。”趙霞在爲這個說法感到自豪的同時,也一再強調她與楊偉、唐長紅達成的共識:個人的努力是前提,時代的垂青很重要。她希望西工大的年輕學子們能珍惜在校學習時光,打下紮實的專業基礎,爲未來勝任重大任務做好准備。

趙霞對學弟學妹們充滿希望。她說,“我們總有退下的一天,到那時候,一定會有更多西工大人脫穎而出,擔當重任,創造更輝煌的成績!”

(編輯:田慶青)

相關文章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